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丹麦帝国娇楚皇后
丹麦帝国娇楚皇后

丹麦帝国娇楚皇后

且说花拉子模帝国的太子紮兰丁,痛奸奶奶之後,精神百倍,率十万雄兵,出征西方的鲁木国。

  这鲁木国位於花拉子模帝国以西的小亚,面积一百万平方公里,人口众多,是塞尔柱突厥人的国家,也非常骁勇善战,两下里一交手,紮兰丁高出一筹,击败鲁木兵。紮兰丁乘胜向西挺进。

  鲁木兵忙向尼西亚帝国求援。这尼西亚帝国,位於鲁木国西北,是斯拉夫人和希腊人之国,面积五百八十万平方公里,也是人口众多。当下两国兵合一处将打一家,迎战紮兰丁。俗话说双拳难敌四手,这次紮兰丁被打败了,败回本国。

  鲁木国和尼西亚帝国联军正待追击,忽然後方来报,说十字军又一次东征,马上跨海打过来了。两国联军不敢怠慢,掉转方向,回头向西,迎战十字军。

  且说尼西亚帝国以西,黑海对面乃是拉丁帝国,面积一百八十万平方公里,人口甚多。拉丁帝国是十字军国家,是尼西亚帝国和鲁木国的死敌,见两国向东迎战花拉子模,趁机发动攻势。

  拉丁帝国主要民族是诺曼人,於是也动员了诺曼第大公国参加这次东征。因为诺曼第大公国也是诺曼人国家。诺曼第大公国,面积八千亿平方公里,出动了很多人马参加十字军东征。而诺曼第大公,老英雄威廉,身兼大英帝国的英帝,当然英国也就一起参加东征了。

  这大英帝国,面积七千五百万平方公里,疆域很广。其主要民族之一凯尔特人,流行母子交配。不少凯尔特军人出征,他们的妻子就在家里和儿子交配,以解性慾,这且留待以後再表。

  英帝威廉是诺曼老英雄,今年六十岁了,老将出征,雄风不减当年。他此次出征东方,没想到後方他的侄子出事了。英帝的侄子是丹麦帝国皇帝。都说英帝国疆域大,而神圣罗马帝国,丹麦帝国,斯维登帝国疆域比诺曼第大公国和大英帝国更为广大,尤其是丹麦和斯维登,疆域又深又广,向极远的北方延伸而去,深不可测,遥不可及。

  北方的丹麦帝国当然是诺曼人国家,丹麦皇帝就是英帝的侄子。丹麦皇帝四十余岁,非常雄伟,他的皇后娇楚非常迷人,她四十九岁,身高1米75,非常美貌,金色毛发,肉体丰满,奶白色皮肤。皇帝太爱她了,和她交配次数太多,结果一天下午,死於她的胯下。

  皇帝的弟弟克劳狄,也是魁梧雄髯一条汉子,虽及不得兄长,却也不弱。他很快继承了兄长的皇位,而且,还继承了兄长的皇后,他对这位美貌熟妇早已垂涎已久了,得到之後日夜奸淫,一会儿都舍不得放过。

  且说正当克劳狄皇帝与娇楚皇后日夜交配之际,却不想恼了一个人。此人聪明睿智,年方二十多岁,名叫哈姆雷特,是先帝和娇楚皇后之子。先帝驾崩,本应由他即位,却被叔叔夺了去。叔叔不但夺了他的皇位,还夺走他心爱的母亲。

  哈姆雷特对母亲有着难言的深深的爱,他十分迷恋母亲那丰美的成熟肉体,自打他懂事起,就一直惦记着母亲充满肉慾的肉体。他偷过母亲的内衣,并在母亲床上收集过母亲金色的阴毛和腋毛。

  在北欧民族中,母子交配并不是很少见的事情。但慑于父亲的威严,哈姆雷特不敢对母亲有什麽现实的非分之想。终於,父亲死在了母亲的胯下,谁料想,又杀出个叔叔,霸占了母亲。

  傍晚,哈姆雷特偷偷来到母亲的寝室之外,听到里面母亲的喊叫声,啊,那是母亲在遭受克劳狄那头畜生的蹂躏啊。

  哈姆雷特心如刀割,冲到城堡的城墙上,在海风中来回踱步:「生存,还是死亡,这是一个问题。」心爱的母亲被仇人蹂躏,哈姆雷难以忍受这种精神上的痛苦,他真想跳进大海,获得解脱。就在此时,母亲那丰美的肉体,母亲那低沈性感的声音,又出现在他脑海里,死,他舍不得母亲。

  哈姆雷特有着众所周知的恋母情结,这个原因分析起来有几方面:

  一是做为皇后的母亲有着十分美丽的吸引男人的性感肉体,不然她的小叔子在夺取皇位之後完全可以娶一个年轻、漂亮的北欧姑娘做新娘的,所以应该认为小叔子也有同样的心理问题。

  二是皇宫的环境、气氛造就了丹麦皇子的性情,在至高无上的权力中心,皇室成员不会为吃喝穿戴总之日常生活、起居的问题发愁,他们营养充足,身体健康,所以身体的发育应该是没有什麽问题的,但正是这种优越的生活条件使得他们的思想活动有了时间和体力上的保证,正如中国人讲的:温饱思淫慾,说的就是这回事。

  三是北欧人开放的性观念也使得人们对性的要求更强烈一些,所以这方面的想像力更丰富,结果往往出人意料,出现了儿子爱上了中年皇后而不爱年轻姑娘的情况,实际上这也和环境、物种等自然条件有关。

  快要发疯的哈姆雷特又一次来到母亲的寝室外,叔父已经发泄完兽慾,去参加晚宴去了。哈姆雷特走进了母亲的卧室。

  娇楚皇后坐在床边,面色憔悴,却不失美貌,反而平添了一种性感。

  哈姆雷特道:「母亲!」

  皇后道:「哈姆雷特,哈姆雷特,这些日子你怎麽都不来看我?」哈姆雷特道:「母亲,母亲,母亲!」

  皇后道:「哈姆雷特,你已经大大得罪了你的父亲啦。」哈姆雷特道:「母亲,您已经大大得罪了我的父亲啦。」皇后道:「不要用这种胡说八道的话回答我。」哈姆雷特道:「母亲,不要用这种胡说八道的话问我。」皇后道:「啊,怎麽,哈姆雷特!你忘记我了吗?」哈姆雷特道:「不,凭着十字架起誓,我没有忘记你;你是皇后,你的丈夫的兄弟的妻子,你又是我的母亲但愿你不是!」皇后道:「嗳哟,那麽我要去叫你父亲来跟你谈谈了。」哈姆雷特按住母亲道:「来,来,坐下来,不要动;我要把一面镜子放在你的面前,让你看一看你自己的灵魂。」

  皇后丰满的乳房在不住颤动,哈姆雷特情不自禁撕开母亲的上衣,去咬母亲那红樱桃般的乳头。

  皇后叫道:「你要干什麽呀?你是要杀我吗?救命!救命呀!」哈姆雷特狂性大发,将母亲压在床上。

  皇后叫道:「嗳哟!你在干什麽?」

  哈姆雷特道:「我也不知道。」

  皇后叫道:「啊,多麽卤莽残酷的行为!」

  哈姆雷特吮吸着母亲的乳头,道:「残酷的行为!好妈妈。简直就跟杀了一个皇帝再去嫁给他的兄弟一样坏。」

  皇后道:「杀了一个皇帝?」

  哈姆雷特道:「嗯,母亲,我正是这样说的。我父亲不就是死在你的胯下的吗?」

  皇后道:「我干了些什麽错事,你竟敢这样肆无忌惮地向我摇唇弄舌?」哈姆雷特使劲揉摸皇后丰满白嫩的乳房:「你的行为可以使贞节蒙污,使美德得到伪善的名称;从纯洁的恋情的额上取下娇艳的蔷薇,替它盖上一个烙印;使婚姻的盟约变成博徒的誓言一样虚伪;啊!这样一种行为,简直使盟约成为一个没有灵魂的躯壳,神圣的婚礼变成一串谵妄的狂言;苍天的脸上也为它带上羞色,大地因痛心这样的行为,也罩上满面愁容,好像世界末日就要到来一般。」皇后疼得叫道:「放开我!唉!究竟是什麽极恶重罪,你把它说得这样惊人呢?」

  哈姆雷特亲吻着母亲极有风韵的脸:「母亲,瞧这一幅图画,再瞧这一幅;这是两个兄弟的肖像。你看这一个的相貌多麽高雅优美:太阳神的鬈发,天神的前额,像战神一样威风凛凛的眼睛,他有降落在高吻穹苍的山巅的神使一样矫健的姿态;这一个完善卓越的仪表,真像每一个天神都曾在那上面打下印记,向世间证明这是一个男子的典型。这是你从前的丈夫。

  现在你再看这一个:这是你现在的丈夫,像一株霉烂的禾穗,损害了他的健硕的兄弟。你有眼睛吗?甘心离开这一座大好的高山,靠着这荒野生活吗?嘿!

  你有眼睛吗?你不能说那是爱情,因为在你的年纪,热情已经冷淡下来,变驯服了,肯听从理智的判断;什麽理智愿意从这麽高的地方,降落到这麽低的所在呢?

  知觉你当然是有的,否则你就不会有行动;可是你那知觉也一定已麻木了;因为就是疯人也不会犯那样的错误,无论怎样丧心病狂,总不会连这样悬殊的差异都分辨不出来。那麽是什麽魔鬼蒙住了你的眼睛,把你这样欺骗呢?有眼睛而没有触觉、有触觉而没有视觉、有耳朵而没有眼或手、只有嗅觉而别的什麽都没有,甚至只剩下一种官觉还出了毛病,也不会糊涂到你这步田地。

  羞啊!你不觉得惭愧吗?要是地狱中的孽火可以在一个中年妇人的骨髓里煽起了蠢动,那麽在青春的烈焰中,让贞操像蜡一样融化了吧。当无法阻遏的情慾大举进攻的时候,用不着喊什麽羞耻了,因为霜雪都会自动燃烧,理智都会做情欲的奴隶!」

  他越说越激动,狠咬皇后的乳头!

  皇后痛苦地叫道:「啊!哈姆雷特!不要咬母亲!不要再说下去了!你使我的眼睛看进了我自己灵魂的深处,看见我灵魂里那些洗拭不去的黑色的污点。」哈姆雷特撩起了母亲的裙子,撕扯着母亲的大丛金色阴毛:「嘿,生活在汗臭垢腻的眠床上,让淫邪熏没了心窍,在污秽的猪圈里调情弄爱」皇后痛苦地喊叫:「啊,不要再对我说下去了!这些话像刀子一样戳进我的身体里;不要再撕扯妈妈的阴毛,亲爱的哈姆雷特!」哈姆雷特大口撕咬母亲的阴毛,皇后惊恐地喊道:「天哪!他疯了!」哈姆雷特分开皇后两条玉腿,将坚硬的阳具插入了皇后生他的阴道!

  皇后痛苦地哭叫道:「啊,哈姆雷特!你把我的身体劈为两半了!」哈姆雷特粗鲁地刺戳着母后的阴道,每冲刺一次就说一句:「啊!母亲!你真美,我爱你!可是不要上我叔父的床;即使您已经失节,也得勉力学做一个贞节妇人的样子。习惯虽然是一个可以使人失去羞耻的魔鬼,但是它也可以做一个天使,对於勉力为善的人,它会用潜移默化的手段,使他徙恶从善。您要是今天晚上自加抑制,下一次就会觉得这一种自制的功夫并不怎样为难,慢慢地就可以习以为常了;因为习惯简直有一种改变气质的神奇的力量,它可以制服魔鬼,并且把他从人们心里驱逐出去。让我再一次问候您的玉体!」羞愧使得皇后完全丧失了挣紮的愿望,儿子无情的折磨令她痛苦难忍。皇后忍不住发出痛楚的低低的叫声。

  母后的娇滴滴的痛楚的低叫声更加刺激了哈姆雷特,他连续刺戳,说了一大堆话,越插越狠:「母亲!为了顾全母子的恩慈,我不得不性情暴戾;不幸已经开始,更大的灾祸还在接踵而至。再有一句话,母亲,皇后,我应当怎麽做?」母亲被他奸得哭叫作一团,泣不成声。

  哈姆雷特边插边说:「母亲,我不能禁止您不再让那肥猪似的僭王引诱您和他同床,让他拧您的乳房,叫您做他的小母羊!」说着他用力拧母亲的乳房,皇後疼得惨叫。

  「我也不能禁止您因为他给了您一两个恶臭的吻,或是用他万恶的手指抚摩您的乳头,就把您所知道的事情一起说了出来,告诉他,我实在是装疯,不是真疯。」他狠捏母亲的红樱桃般的乳头,皇后痛极而泣。

  「您应该让他知道的;因为哪一个美貌聪明懂事的皇后,愿意隐藏着这样重大的消息,不去告诉一只蛤蟆、一只蝙蝠、一只老公羊知道呢?不,虽然理性警告您保守秘密,您尽管学那寓言中的猴子,因为受了好奇心的驱使,到屋顶上去开了笼门,把鸟儿放走,自己钻进笼里去,结果连笼子一起掉下来跌死吧。」他重重地撞击皇后的子宫!

  皇后刚被皇帝奸了四次,这时实在无法再忍受儿子的粗暴蹂躏,她疼得连声惨叫:「哈姆雷特……不要再折磨妈妈了……妈妈受不了……」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使得她痛苦难忍:「呕……哈姆雷特……插死我吧…我不要活了……」皇后发出痛苦的哀嚎。

  哈姆雷特激动地吼叫着:「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一些吧!」在母亲的哭叫声中,他精液狂飙而出,猛烈地射入母亲的子宫!

  哈姆雷特压在母后身上,皇后几乎已经昏了过去。

  过了很久,哈姆雷特缓过劲来,他仔细地端详着皇后丰美白嫩的肉体,抬起她一条玉臂,皇后的腋下长着大丛柔密的金色腋毛,哈姆雷特仔细地亲吻着。他吻母亲的腋毛,把皇后从半昏迷状态当中弄醒转来,皇后痒得叫了起来,但哈姆雷特架着她的玉臂不许她动,她只得由他去舔。

  哈姆雷特又弯腰拿起皇后的一只小脚,皇后的奶白色小脚长得分外的美丽芬芳,哈姆雷特端在手里,放在鼻下用力地闻着,母亲的莲香使他陶醉了,他的阳具再度坚硬了。

  哈姆雷特亲吻着皇后的美丽小脚,皇后呻吟着:「哈姆雷特……不……别那样……」她的小脚很敏感,她最怕男人玩她的小脚,无法控制的生理反应使得她忍不住胯下淫水泛滥。哈姆雷特不听母亲的哀求,继续长久地品尝母亲的美丽小脚。

  然後他命令母亲跪趴在床边,撅着白嫩的屁股,他仔细地研究母亲的屁眼。

  皇后的屁眼长得非常精致,屁眼周围长着细密的金色肛毛。哈姆雷特情不自禁伸舌仔细地舔母亲的精致屁眼。皇后忍不住低声呻吟着。

  舔了母亲的屁眼很久,哈姆雷特站起身,手持阳具,缓慢地,然而却是坚决地,向着母亲屁眼里插去。

  皇后娇懒低沈的痛楚叫声再次响起。哈姆雷特听到母亲的这种低叫声,阳具更加坚硬。他手扶母亲的极柔软的屁股,继续用力向母亲屁眼深处顶去。

  尊贵的娇楚皇后如同一头母羊,被儿子从後面顶入,她香汗淋漓,趴在床上,泪流满面。

  哈姆雷特的阳具被母亲的紧小的屁眼夹得极为刺激,他想射死母亲,突然,他的阳具在母亲的屁眼里如爆炸般发射了!为此猛烈发射伴奏的是母亲的哭叫。

  哈姆雷特也插了母亲四次,临走前,母亲已经接受了他。他对母亲说:「皇後你放心吧,要是言语来自呼吸,呼吸来自生命,只要我一息犹存,就决不会让我的呼吸泄漏了你所给予我的爱。我必须到英国去,您知道吗?」皇后抚摸着哈姆雷特的金发:「唉!你去吧;这事情已经这样决定了。」哈姆雷特亲吻着母亲的乳房,道:「晚安,母亲!」哈姆雷特走後,克劳狄回来,又把皇后奸得死去活来。

  哈姆雷特投奔英国,想借助英国的力量主持公道,逼叔父克劳狄下台。但哈姆雷特的叔祖威廉正在率英军参加十字军东征,哈姆雷特只好住在英国等待。

  克劳狄将娇楚皇后日夜奸淫,一年後也死于皇后胯下。英帝威廉派兵护送哈姆雷特归国,哈姆雷特即位为丹麦皇帝。後来,他正式娶母后娇楚为皇后,母子恩爱,生女育儿,那是後话,按下不表。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