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帮儿子排精
帮儿子排精

帮儿子排精

「华尔特!」贝蒂扫了扫金发,对着儿子的卧室门怒目而视∶「华尔特,我知道你在做什麽!听到你每天都在那里手淫真是心!华尔特,你听到了吗?」  她年青的儿子并没有应答,那套动的声音甚至更加大了起来,床板也与墙壁相撞着发出巨大的声音,华尔特握着手,狠狠地套弄着那硬梆梆且有点发酸的鸡巴。

  「华尔特!」贝蒂把门敲得重重的。她只有三十四岁,蓝眼金发,苗条的魔鬼身材上挺着两个大奶子∶「华尔特,你听到了没有!」华尔特呻吟起来,床板与墙壁的撞击更快了,他可能已经濒临发射的边缘。

  贝蒂从门口退回了,当她走到大厅时脸色已涨得通红。她穿着并不考究,只穿着一件牛仔裤和蓝工作衬衫,上空的乳房在衬衫下跳跃着。

  这是一件正常的家庭主妇穿的家居服,但是她感到非常不习惯。一来,她现在已经离婚了,这幢房子以及每个月定期寄来的生活费就是她婚姻的唯一证明;二来,她有一个英俊的儿子,可惜太沉迷於手淫了。

  这开始於六个月前,正好是她离婚时,华尔特是个非常英俊的小伙子,高大威猛,而且胯下也总是有着一团明显的隆起,贝蒂尽管有点尴尬,但却不能去避免不看到那里。

  贝蒂知道正在青春期的男孩性欲是非常强烈的,因而华尔特的鸡巴一天到晚都是硬着的一点儿也不奇怪,但是她却还没有做好接受这个事实的准备。她猜想她自己的身体也应该是造成这种情况的罪魁祸首之一,贝蒂比同龄人都要苗条,拥有修长的美腿和少女般圆而翘的屁股,但是她的乳房太大了,因而不得不使用定做的乳罩。她的身体总是让男人垂涎欲滴,贝蒂有点害怕她那独生子也不能例外。

  她在过去六个月中看到过很多次他的鸡巴,而且她也发现他不时地偷窥她的身体,『至少他还能克制自己。』贝蒂这样安慰着自己,又或者他只是静静地在一边手淫。

  现在是下午三点半,华尔特已经呆在里面一个半小时了。刚回家时,他就双腿之间搭着帐篷冲了上楼,两分钟之後,这种声音就响了起来。一天之内要听到四次这种声音,她尝试严厉地去说服他,但是他根本就不听,他说只要鸡巴一硬起来,他就忍不住要手淫。

  『对了,他应该去学习如何忽略这种生理现象。』贝蒂突然想通了。她立刻走到了大厅的壁橱前,找着挂在钉子上华尔特卧室门的销匙,决意地她走了他的房间,准备捉住这个现行犯。一个年青人每天手淫这麽多次,这绝对不正常,华尔特必须去学习如何控制他的性欲。

  贝蒂走进了房间,华尔特好一阵子之後才注意到她进来了。像她所估计的那样,他把裤子脱到脚踝处仰躺在床上,一罐婴儿油明显地放在床上,这个年青人的舌头滑到嘴角,用力地摧残着他疲不能兴的阳具。

  贝蒂看着眼前的一幕,这是她第一次看到自己儿子裸露出来的男根;她也有些好奇,她以为他应该只有一根小鸡巴,即使他现在长大了。

  但是贝蒂立即知道自己错得离谱,华尔特有一根巨大的鸡巴,一根非常长且粗的阳具就耸立在那里,至少也有九英寸长,而且像她的手腕那股粗;龟头大得就像一个小苹果,肿成了深红色,而且有闪亮的液体从那儿流了出来。

  才离婚没多久的母亲感觉到阴户内开始隐隐作痒,她从来就没想到过她儿子竖硬的鸡巴会让她的骚穴变得如此潮热。

  「好了,华尔特,立即停下来!」

  华尔特抬起头,看到自己的母亲就站在房里,他叹息了一下,松开了鸡巴,把手放在头後枕着,并没有试图去盖住他的肉棒,他的巨炮在小腹上脉动着。贝蒂坐在了儿子的床上,试图不看他的鸡巴,她觉得乳头也硬了起来,顶在了那工作衬衫的布料上,她希望她戴上了胸罩,好避免巨乳在儿子面前摇动着。

  「你何时进来的?我的房间不是锁上了吗?」华尔特有点不高兴∶「难道我就不能有一点私人空间吗?」「你非常清楚我一刻之间还敲过你的门,用这个销匙我有充份的理由。华尔特,我们得谈谈,你每天都手淫,这不正常,你不能把过多的时间花在套弄鸡巴上并让它射出来,你得向正常方面发展。」  「我情不自禁,」华尔特抗议着∶「我的鸡巴一变硬,我就想摸它,这有什麽错?」「为什麽你不去认识些年青女孩呢?她们可以┅┅」贝蒂脸红了,她差点就要说出『找个女孩来做爱更好』的话来∶「┅┅帮你想更多正常的事情。」「你的意思是性交?」华尔特轻蔑地笑了∶「什麽话?我干过大把的姑娘,如果你想看的话,我明天就带一个回来在这里干给你看。我只是喜欢摸鸡巴,这感觉非常好。」「你┅┅你能不能在你母亲跟你谈话时穿上裤子?这非常的不雅。」「好了,是你想要谈吧?妈妈,我可不想停下来,每天我都要射很多精液出来,我非常需要去发泄。」她的儿子无视母亲的目光,把手伸到了胯下,惊讶的母亲只能看着他开始挤压着阴茎,非常慢却很大力,就在套弄着那超大的鸡巴同时他哼了出来。

  「华尔特!华尔特,你┅┅」贝蒂气喘着对他说,半是愤怒,半是乱伦的欲望∶「┅┅你竟然敢在你母亲面前做这种事!立即把手拿开!」「我不想拿开,妈妈,这感觉非常好。」华尔特盯着她的双乳,当她的巨乳在衬衫下摇动时,他发出了惋惜之声∶「噢!你有一双大奶子,妈妈,有时我手淫时都想去舔它们,它们看起来是那麽的美。「华尔特!」贝蒂知道完全不能让她的男孩停止手淫,她探过手去,想把他的手从肉棒上拿开,但是华尔特在同一时间抽回了手,而贝蒂的手则抓住华尔特那热呼呼又硬梆梆的鸡巴。

  「噢┅┅噢┅┅噢┅┅这感觉非常棒!妈妈,为什麽你不帮我来摸呢?」「你这个小坏蛋!」贝蒂开始摸着,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这样做,对着她的儿子犯下最邪恶的罪行。她的阴户现在非常的湿,在内裤里悸动不已,比她想像的更加强烈,怒气和无法控制的肉欲已征服了她。

  华尔特躺在那儿,看着他性饥渴的母亲摸着他的肉棒。贝蒂现在睁大了眼睛看着他巨大的阳具,脸上有一丝似痛苦的痉挛,她快速地上下套动着龟头。

  「这感觉好吗?这就是你想我做的吗?华尔特。你要你的妈妈做这种事,你真是心到要你自己的妈妈来帮你打手枪?你也想要你妈妈来亲你的鸡巴吗?你应该喜欢的,对吗?你喜欢让你自己的妈妈把你的鸡巴塞在嘴里,吃你热呼呼的精液吧!」华尔特立刻推开了她的手,坐在床边上,他看着妈妈坏坏地一笑,然後指着他微痛的肉棒道∶「对,这就是我想要的,为什麽你不现在跪下来?妈妈,我的鸡巴正等着你来吃呢!」「你可真是个坏得无可救药的坏小子┅┅」她按照儿子的命令做了,跪在他面前正对着他巨炮,後面的半句话自然也变成了模糊不清的呢喃。

  贝蒂的呼吸非常的困难,她能感觉到她的阴户就像心脏般跳动,她完全身不由已,甚至分辨不清这是梦还是现实,她不敢相信自己真的会用深喉含住儿子的鸡巴,并吞下了他喷涌而出的精液。

  贝蒂用手指紧紧抓住那根跳动的鸡巴,在根部握实了,她凝视着这粉红胀大的龟头好几秒,看着这闪着水光的皇冠,淫荡的妈妈低下了头,用嘴对着他的尿道口,妖媚地伸出舌头,舔吃着那流出来的体液。

  「呜┅┅感觉太棒了!妈妈,」华尔特在床边上翻腾着,用双手抱住了她的头∶「把它放到你嘴里去!妈妈,舔它,呜┅┅舔得真好!」贝蒂闭上了眼睛,极力不去想自己居然是个吃自己儿子鸡巴的坏妈妈。渐渐地她的唇含住了他脉动的鸡巴,一寸一寸地吞下这个巨大活跃的男根。她只吞下三分之一的鸡巴就停止了,因为如果再要吞进的话,她会窒息而死。

  然後她闭上眼睛,舔吃着这根硬硬的鸡巴,一个荒谬可笑的声音在她心中响起∶『她只是想要让他知道让自己的母亲来吃鸡巴是多麽糟糕的一件事。』贝蒂努力地舔着,她的嘴唇处发出「啧啧」的水声。她努力地想要让脸更接近他阳具的基部,不管自己差点要背过气去,一口气把整根都吞下。

  巨炮回应着她的努力,变得更大、更硬,龟头猛烈地胀着,它在她呼吸道中跳动着,「呜┅┅」贝蒂呜咽着,她淫荡无耻地舔弄鸡巴发出的水声越发大了起来,传遍了整个房间。她兴奋地上下移动着头,让她儿子的阳具干着她的嘴,手指紧抓住阴茎的根部。就在她用心吃着磨菇型皇冠上滴下的体液时,她用力地套弄着茎身。

  「妈妈,我要来了!」华尔特气喘着∶「呜┅┅我要来了!妈妈,这一次会很多的,噢┅┅吃它,用力地吃!你吃鸡巴的功夫实在是太厉害了!」令人心的称赞如美妙的音乐般传到她的耳中,贝蒂脸涨红着更努力地舔吃着那鸡巴。很快她的面颊处就传来那濒临射精阳具的跳动,她用飞一般的速度在茎身上下滑动着,疯狂地期待着那些自她儿子鸡巴中喷出来的精液。

  「吞下,妈妈!我射了┅┅射了!」他按着她的头,在床上顶着屁股,把鸡巴又塞进了她嘴里一英寸。

  贝蒂开始剧烈地喘息起来,在最後,她的努力有了回报,肿胀的龟头喷出了大量的精液,灌入那爱吃精液的母亲喉咙中。「呜┅┅」贝蒂欢叫了起来,精液如泉水般涌出来,击打在她的扁桃体上,然後灌下她的咽喉。

  爱上品尝自己儿子生命种子的滋味,兴奋的她津津有味地舔着那正在射精的鸡巴,无耻淫荡的母亲舔着、挤着、吃着,直到那龟头喷出最後一滴有点咸的精液才放松了鸡巴。

  射精大约持续了半分钟,淫荡的金发母亲抬起头来,有点头晕眼花地、极度饥渴地伸出舌头将嘴角边的精液舔得乾乾净净。

  贝蒂急促地呼吸着,她的阴户把短裤浸湿得如同水洗般。华尔特的鸡巴仍坚挺着,在她的眼前跳动着,就在她想起如果这根大鸡巴插进她那多毛并且爱被大鸡巴干的骚穴中猛烈地抽送的美妙滋味时,贝蒂的阴户开始了痉挛。

  「好了,我希望你会满足,华尔特。」她气喘吁吁∶「你也让妈妈为你吃了这大鸡巴了,我猜想你现在不会叫妈妈做其它的下流事吧?」华尔特露齿而笑地点点头,贝蒂站起身来,解开了她衬衫上的扣子,但是眼睛却仍然盯着她儿子的巨炮∶「那麽,我想你最好把衣服全脱下来,华尔特,现在我们开始谈谈,来一劳永逸地解决你的问题。」华尔特再度笑笑,踢倒了鞋子,把短裤完全脱下来,他仍穿着衬衫,但是他并不需要把它脱下来,因为他只要让她看到大鸡巴就够了。

  他坐了起来,看着她,贝蒂的脸上有一丝骄傲的红晕,她脱下了衬衫,把巨乳露了出来∶「你喜欢妈妈的巨乳吗?华尔特。」她问着他。

  贝蒂抬起双手,握住了突出的巨乳猛烈地揉着,有两倍D罩杯大的双乳变红变大了,乳头明显地凸了出来。贝蒂踢倒了鞋子,脱下了牛仔裤,除了还穿着短裤外,她几乎可说是一丝挂地爬上了儿子的床∶「你现在过来,吃妈妈的美乳。华尔特,我想你应该知道如何做的。」

  华尔特点点头,跪在母亲的旁边,用手抓着她的巨乳,如快饿死的人见到美食般,他挤揉着双乳,用拇指夹住乳头。贝蒂喜悦地战栗着,就如同阴户被舔吸一般∶「你┅┅你可以随心所欲地舔。」她喘息着。

  华尔特爬到了她的身上,张开了嘴咬住她的乳头,兴奋的他「啧啧」有声地吃着妈妈的巨乳,就彷佛回到了婴儿时代在她的乳头上吸奶。贝蒂不断地呜咽,她阴户的需要越来越强烈了,她按着爱儿的头,鼓励着他更用心地吃乳房。

  「你┅┅你现在可以摸我的阴户,」她低声道∶「我知道你也想这麽做。」华尔特把手滑了下去,移到了她的双腿之间,挤压着她的阴户,然後他停止了吃乳,用胜利的目光看着她∶「噢!妈妈,你那里湿透了啊!」贝蒂羞愧无比,她知道她的下边湿了,但是她不知道连大腿内侧也沾满了她流出来的爱液。华尔特像是被他妈妈那又热又湿的阴户给迷住了,他拉着她的短裤,把它脱了下来,露出了她那湿淋淋地不断抖动的女穴。现在拥有魔鬼身材的妈妈完全赤裸了,华尔特把她的双腿分得大大的,盯着那湿湿又律动的阴户,那是许多年前他诞生的地方。

  「你在看什麽?华尔特,」贝蒂吐字不清地道∶「为什麽你现在不把你的大鸡巴挺进来?我知道你是想这样做的,即使我是你妈妈。」「我首先得尝尝它。」华尔特喃喃地道,伏在她双腿之间,尽力地分开她的大腿好让嘴更接近那律动淫磨的美味阴户。

  赤裸的母亲很快就了解到她的儿子想要干什麽,然後她震栗着咬紧牙,感觉到他的舌头在那芬芳的田野上游动∶「呜┅┅噢┅┅华尔特!什麽┅┅你要做什麽?华尔特!呜┅┅」华尔特忙着舔弄没有回答,他明显地非常喜欢去舔母亲的嫩穴,爱用舌头在她那黏满淫汁粉红色的肉洞处胡闹着。贝蒂有点儿害怕,在华尔特压在她身上之前,她就已经湿透了,如果再让他的舌头在那里捣乱,她那有点发酸的玉穴更不知会如何了。

  「不要!华尔特,你┅┅呜┅┅你不要舔妈妈的!呜┅┅干妈妈吧!华尔特,我现在就要你!」华尔特置之不理,他用手指把妈妈的阴唇拉得开开的,把舌头伸进了那湿淋淋且香喷喷的玉穴中。浪水不断地从她的骚穴深处涌出来,她的阴蒂也涨得大大的,凸起在她那满是阴毛的肉洞的顶端。

  华尔特的舌头向上边移了一点,像个舔穴老手般左右开弓夹击着她的阴蒂,赤裸的母亲尖叫着,用双手抓住了他的头,然後迫切地扭动着,把湿漉漉的阴户压在了他的脸上,「噢┅┅华尔特,」她嘶哑地叫着∶「呜┅┅妈妈要你舔穴,要你重重地舔穴,鸣┅┅舔妈妈的穴穴!华尔特,噢┅┅吃它,用力地吃它,让妈妈我高潮吧!」华尔特不停地舔啊舔啊,他突然停了下来,把手指伸入了妈妈那狭窄的阴道中。贝蒂如触电般颤了一下,她的儿子此时正一边舔着她的阴蒂,一边用手指在骚动的穴中抽送。

  「舔它!华尔特,噢┅┅求你了!」

  华尔特用双唇含住她的阴蒂,大力却温柔地舔着,同时手指出飞快地进出於她玉穴之中。贝蒂感到体液在体内深处震荡着,从乳头和屁眼传来的美快传遍了她的全身,她大泄了,不能控制地大泄了,而她的儿子依然在舔吃着她的肉洞。

  「吃它!华尔特,呜┅┅舔它,舔你妈妈的!要泄了,泄┅┅了!」她律动的蜜穴不停地痉挛着,喷了她儿子一嘴的浪水。华尔特犹自舔着她的阴核,同时也抽插着她的蜜洞,将她引至最颠峰。

  高潮的消退是在一分钟之前,现在,贝蒂的阴户深处是又酸又痒,这是前未所有的感觉,她迫不及待地想要她儿子那巨炮轰入自己的骚穴之中∶「你┅┅你现在就可以干你的妈妈,华尔特,我知道你真正想要什麽。来吧,华尔特,挺进来,快点!」华尔特压住了赤裸的母亲,爬到了她双腿之间,他的巨根在小腹处猛烈地跳动着,不能忍耐的贝蒂性急地捉住他的龟头塞进了自己的玉洞。她咬牙低叹着,就在这时巨根冲了进来,彷佛要将她的嫩穴撑裂似的。

  「鸣┅┅噢!你有一根好大的鸡巴,华尔特!呜┅┅你想要插爆我,是吗?

来吧,鸣┅┅插到妈妈的骚穴里来。宝贝,快点!快点!」华尔特膝盖微分,屁股向前猛力一顶,然後狠狠地抽送着,每一击都深深插在他母亲的体内。贝蒂抬起头,向下看着那支青筋暴露的鸡巴在她黏黏的肉洞中冲刺,这情景是那麽地让人兴奋,她狂扭着又圆又翘的屁股,迎合着华尔特的巨炮。

  「你┅┅你插得好深呀!华尔特,」她不断喘息∶「来吧,华尔特,尽可能深地干妈妈紧小的蜜穴吧!」华尔特猛烈地撞击着,让他母亲痛苦地震栗着,迎接他巨炮的攻击,甚至就连睾丸也好像要插进去似的。贝蒂一生人中从未感觉过肉洞如此充实,她的骚穴不由自主地收缩着,挤压他那巨型兵器。

  华尔特躺在她身上不动好一会儿,他用肘支撑着身体,让她的巨乳在胸膛处厮磨着。

  「干你的妈妈,华尔特!」乱伦的欲望越来越强烈,贝蒂抬起了双腿伸向他背後锁住了他,她就像只母狗般欲求不满,用那紧紧又湿湿的蜜穴狂乱地套弄着自己儿子的鸡巴∶「我要你干我,华尔特!妈妈现在非常需要!干我,用力地干我!」华尔特抽出了鸡巴,仅留巨大的龟头在里边,他以雷霆万钧的气势把巨炮插进了她的肉洞之中。贝蒂就像一个永不知满足的性机器,在迎送时她的乳房也猛跳着,华尔特配合着母亲的节律,把鸡巴深深地插入了她饥渴的穴中。

  对了!华尔特,鸣┅┅噢┅┅要命啊!用力,用力地干妈妈的穴!」贝蒂双手紧抱着他的肩膊,大声地浪叫,并以他的巨根为中心不停地乱旋转着∶「干我!华尔特。」华尔特伏在她的肩头喘息了一阵,然後他又再接再励地干着妈妈,无情地攻击着,他把自己那巨大的肉箭深深地刺入妈妈的小穴深处。被肉欲冲晕了头的母亲只感觉腰部一阵酸麻,涨满的肉穴强烈地抽搐着,纠缠着华尔特的鸡巴。

  「妈妈又泄了┅┅宝贝!干妈妈,干你好色的妈妈!呜┅┅泄┅┅了!华尔特,我┅┅泄┅┅了!」她的阴户在高潮中爆炸了,喷出了大量的淫汁,而那狭窄的粉红色膣壁则包着她儿子的鸡巴猛烈地蠕动着。华尔特筋疲力尽地伏在她的身上,鸡巴深深地埋入她的体内,他的第二发精液已经射了出来,贝蒂只觉得它在一缩一涨着,在她阴户深处喷了出来,洪水般的精液灌满了她的子宫。她用力地收缩着肉壁夹住那正在喷射的鸡巴,帮助她的儿子把睾丸内的每一滴精液都射在她的小穴里。

  内疚、羞耻和厌恶回到了她的体内,谴责着她把阴户给了自己的儿子,『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她这样想着,她只是简单地不想面对她以後不得不每天继续去帮她儿子排精的现实。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