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花拉子模帝国的荒唐事
花拉子模帝国的荒唐事

花拉子模帝国的荒唐事

说起这花拉子模帝国,也是突厥大国,早期已规模不小,面积有数百万平方公里,後来扩展到疆土面积十三亿三千八百万平方公里,是十八国中面积最大的国家之一,包括亚洲中部,南部,维洲东部,南大洋上的一些大岛,皆为帝国领土。

  花拉子模帝国疆土辽阔,另外,十八国中丹麦帝国,斯维登帝国,神圣罗马帝国,诺曼第大公国等,都是疆域广大的国家。如诺曼第大公国,初期面积即达数千万平方公里,很快扩展到面积达八千亿平方公里,领土甚广。

  大金有五个京城,花拉子模帝国有三个京城,上京玉龙杰赤,位於中亚阿母河下游,还有南京巴格达,再有就是河中府撒马尔罕。这河中府原属喀拉契丹,後因花拉子模向喀拉契丹献贡,是喀拉契丹国的盟邦,喀拉契丹人乃将河中府转让给了花拉子模,两国以中亚锡尔河为界。

  这花拉子模帝国不仅有强大的骑兵,还有两大舰队,一支在西域河,西域河上游是天山以南的塔里木河,中游是阿母河,下游连通咸海,里海,一直流入黑海,所以这支舰队就称为黑海舰队,因为西域河很宽,最宽处近十公里,所以舰队在上游一直驻紮在塔里木河边的码头城市。另一支舰队称为南大洋舰队,负责南大洋的海上行动。两大舰队,都配备最新式挂帆战船,武力强大。

  帝国就这样世代相传,也不知传了多少代,帝国很多代国主都叫穆罕默德,传到又一代穆罕默德,说话间已是他在位二十年,这年穆罕默德四十余岁。

  穆罕默德常驻上京玉龙杰赤,玉龙杰赤是西域河中下游的大都市,美妇如云,但穆罕默德还是惦记着南京巴格达,因为他的母亲住在那里。

  穆罕默德派使者去喀拉契丹国,贡奉了许多礼品,补充了喀拉契丹与乃蛮作战的损失,以示盟邦之谊。处理了这些事,穆罕默德留次子镇守上京玉龙杰赤,自己率第三子前往南京巴格达,与老娘枝玉甘相会。

  这巴格达,乃是该世界最大都市之一,极为豪华,人口极多,主要民族是突厥人,还有一些阿拉伯人。不时有天方夜谈的故事,讲述巴格达的种种富裕奢华事蹟。穆罕默德的老娘,太后枝玉甘,就常驻在这帝国的南京。

  枝玉甘太后已经八十余岁了,但养尊处优的生活,使她看上去没那麽老,仍是细皮嫩肉,皮肤虽已松弛,却仍然光滑细腻,脸上虽已很多皱纹,却仍可见她盛年时的风韵。她看上去也就六十余岁。

  枝玉甘太后的宫殿,极其高大豪华,被称为太后宫,宫中亦有很多妇人侍奉她。尤其是,枝玉甘的孙子紮兰丁,就陪她住在宫里。花拉子模帝国不少代穆罕默德国主的儿子都叫紮兰丁。当朝这位太子紮兰丁,二十六岁,皮肤黝黑,十分精干,手持突厥弯刀,威震敌胆,是花拉子模帝国最英勇的战将。

  他经常巡视帝国东部边境,操练人马,巡视完毕,就仍回到巴格达,侍奉奶奶枝玉甘。他也会定期镇守河中府撒马尔罕。

  这一日下午,天气炎热,枝玉甘太后吃过宫廷厨师用甜瓜和小羊肉精心调制的午餐,坐在室外的游泳池旁的躺椅上,看着一池清水,顿觉清凉,身旁三个宫中妇,都是太后的女儿,都是五十余岁的性感妇人,其中一个,摇着扇子,为太後扇风,另两个性感妇人,跪在太后脚下,捉了她的两只美丽小脚细细地吮舔。

  太后虽老,脚却长得娇小白滑,令人爱不释手,太后最喜欢被人舔她小脚,这对她是一种享受;而她的脚长得好看,秀莲可餐,舔她小脚,对舔她小脚的人来说,也是一种享受。

  枝玉甘太后被舔得非常舒服,半睡半醒。

  就这麽睡了有一个时辰,只听一阵脚步声,从後面房里走出一人,只见此人中等身材,黝黑精瘦,身穿短袍,打着赤脚,两眼射出两道精光,看模样不超过三十岁,众妇人看时,正是太子紮兰丁。

  众姑母跪下施礼,紮兰丁示意她们起身,他自己来到奶奶身边。

  枝玉甘仍在小憩。由於天热,她穿着很单薄,一袭薄纱长袍,里面什麽也没穿,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

  只见这太后纱袍里面,最显眼的就是她的三处毛,她已高龄,她的毛发原是褐黄色的,现在都有些花白,她的腋毛和阴毛,都是花白夹杂褐黄色的,仍很浓密。她的两只长乳,又长又白又软,软软地垂在两边,长及阴部,两只大乳头又大又黑,直直地撅着。她的两条腿很白,大腿肉已经有些晃晃荡荡,但却显得那麽肉感。

  她的绣花拖鞋摆在躺椅下,两个女儿,那两个性感宫妇正在舔她的小脚,她的脚是那麽的精致娇小,再老的妇人,她的脚是不会老的,如果她的脚长得很性感,那麽无论她多大年纪,她的脚都会和年轻时一样性感。特别是,妇人的脚,如果长得白,那就尤其性感,而枝玉甘太后的小脚就长得极白,白得诱人,白得令人一见就想亲吻那小脚。

  紮兰丁走近奶奶,用手去摸奶奶的身子,奶奶的皮肤已经松弛了,却仍然非常细腻白滑。

  紮兰丁从小和奶奶一起睡,奶奶身上的每一个部位,他都亲过摸过,太熟悉了,在他十三岁那年,顶入了奶奶的老屄,奶奶不但没有怪他,而且好像早就想让他顶入似的。後来他才知道,原来,父亲也是在十四岁时就顶入奶奶了。

  紮兰丁每次外出巡视完毕,就会回到太后宫中,和奶奶交欢。

  紮兰丁一见奶奶那一身白肉花毛,阳具就不由硬了起来。他掏出阳具,顶入奶奶的老屄,慢慢顶着。太后躺在躺椅上,长袍敞开着,紮兰丁的阳具可以很方便地顶入她的身体里面。

  在奶奶的老屄里紮兰丁的阳具越来越硬。他的阳具就如一根大钉子,不粗,但坚硬,锐利。

  奶奶在睡梦中发出痛苦的呻吟声。她被顶醒了,见是心爱的孙儿,便伸出又白又软的玉臂,搂住孙儿的脖子,撒娇地说:「抱我起来!」紮兰丁把奶奶抱起来,一下子顶到後面的墙上,他与奶奶热烈亲嘴,一面抬起奶奶两条白腿,将铁钉般的阳具使劲往奶奶老屄里顶。

  奶奶虽老,却一直保持着一口品质优良的银牙,非常整齐好看,这证明奶奶虽老,却非常健康;奶奶的嘴也是富於女性特徵的小嘴,紮兰丁使劲地吮吸奶奶柔软的香舌,吮吸奶奶的口水。太后被孙子顶在墙上,两条白腿分开,搭在孙子的两条有力的铁臂上,被孙子顶得嗷嗷直叫。那两个性感妇人也一直跟随着老娘,跪着继续舔太后的美丽小脚。

  紮兰丁阳具也不抽插,只是一股劲朝奶奶老屄深处里使劲地顶!顶!狠顶奶奶饱受摧残而娇嫩的子宫口。再老的妇人,她的子宫口仍是娇嫩的,怕疼的,那老淫妇又疼又舒服,语无伦次地叫道:「好孙儿……顶得奶奶好疼……使劲顶…顶死奶奶吧……顶不死我……你就是……不孝子孙……嗷……嗷……」紮兰丁一听,顶得更狠了,一边狠顶一边叫道:「奶奶,你真是个老淫妇!

  孙儿几天没入你,你的老屄痒吗?」

  太后道:「痒……痒……没人顶……痒……现在……被你顶……也痒……又疼……哎呀……哎呀……好舒服啊……好孙子……顶死我吧……好几天没顶了呀……哎呀……呀呀……」她皱着秀眉,嘶嘶地抽气,像是有些痛苦,又像是在享受。

  紮兰丁每次顶入奶奶的老屄时,就特别冲动,因为父亲就是从这个老屄里生出来的,现在这老屄又被自己顶入,也算是父债子还吧,又算是替父尽孝吧。

  紮兰丁狠顶了一会,怕奶奶上了年纪,老是这个姿势她老人家筋骨受不了,於是又搂抱着她来到躺椅上,将她两条白腿分开,搭在躺椅背上,他从奶奶老屄里抽出阳具,蹲在奶奶面前,用力揪奶奶那大丛花白的阴毛,奶奶叫了两声:

  「别揪!疼!」紮兰丁便扒开奶奶的阴毛,伸手从背後腰带里抽出一根短铜棍,将那根短铜棍在奶奶老屄里拨弄搅动。那老淫妇痒得不停地叫唤。

  那老淫妇小脚很性感,那两个性感宫妇一直在舔老娘的性感小脚,舔得津津有味。老淫妇最喜欢别人玩她的小脚,这是她平时在宫中的一大享受,两个女儿舔得她舒服极了,哼哼个不停。

  紮兰丁用短棍搅动奶奶的阴道,想到父亲和姑妈们都是从这里出来的,不禁抬头,看奶奶的肚子。奶奶的肚皮又白又软,有些花纹,是以前生儿女怀孕时肚子被撑大後留下的妊娠纹,现在奶奶老了,白肚皮有些肥了,更松软了,横向堆起几条白肉,白滑细腻。奶奶的肚脐圆圆的,也很好看。

  紮兰丁觉得奶奶的白肚皮很性感,一想到父亲和姑母们当年都曾把这白肚皮撑大过,不由一阵冲动,扑上去就去舔奶奶的白肚皮。奶奶被舔得有些痒,加上小脚被舔,她不停地哼哼着。到後来她被舔得越来越痒,於是问道:「孙儿,你舔奶奶的肚皮,舔够了吧?」轻轻地把孙儿从她的白肚皮上推开。

  紮兰丁站起身,命令旁边那位姑妈过来,在奶奶两腿之间,埋头舔奶奶的老屄,那姑母也五十岁以上了,撅着白白的屁股,舔老娘屄,舔得津津有味,紮兰丁站在她身後,使劲将阳具钉入她的阴道,紮兰丁的阳具锐利如铁钉,钉得那姑母呜呜直叫。

  那姑母阴道被侄儿顶得受不了,忍不住淫性发作,贪婪地舔老娘屄。奶奶分开两腿,亮着阴道,任女儿舔她老屄。奶奶的大丛花白阴毛扫在那姑母脸上和嘴上,姑母很觉刺激,心想:母亲的毛可真多啊。联想到她自己受母亲遗传,毛也很多,心下不由一痒,舔得越发仔细。

  奶奶被舔得有些受不了了,忍不住把两腿夹紧女儿,用手按着她的头,像是要把她重新塞入她出生的阴道似的。那姑母的头夹在母亲两条白嫩大腿之间,觉得非常温暖,心里痒痒的,忍不住就去吮吸母亲撅起的阴蒂。

  老妇受到性刺激,阴蒂同样会撅起,丝毫不比年轻妇人逊色,只是反应时间慢一些。太后被孙子女儿们玩弄这麽久,阴蒂早已撅起,这时又遭女儿吮吸,顿时弄得她忍不住嚎叫起来。

  紮兰丁见奶奶和姑母如此淫乱,倍感刺激。他见那姑母撅着屁股,胯下大片褐黄阴毛,一直延伸到屁眼周围,实在性感,他一时性起,就把那根短铜棍插入了那姑母的屁眼,直插到几乎整根棍子都深入了姑母的屁眼。他则继续将他的铁钉阳具朝姑母阴道里狠顶,那姑母被顶得两腿一软,瘫倒在地。紮兰丁又连续把舔奶奶小脚的另两个姑母都顶趴下了。

  紮兰丁挺着阳具,又顶入奶奶的老屄。奶奶的老屄生父亲时,就被父亲弄得很疼,现在,紮兰丁正玩得冲动,一股热烈的火焰在他体内燃烧,使得他也有一种想把奶奶的老屄弄疼的冲动。这叫奶奶阴道深,奸奶父子兵。

  这一次,紮兰丁不再顶住不动了,而是快速冲锋,顶得又快又狠。刚才太后被几个女儿舔屄舔小脚,淫水都流尽了,她老了,淫水少,这时被紮兰丁快速狠顶,她渐渐乾燥的阴道受不了如此磨擦,疼得连声嚎叫:「紮兰丁,慢一点!嗷!

  嗷!疼,疼……」

  紮兰丁这时正顶得痛快,成了奶奶杀手,哪里会怜香惜玉?他不但不慢,反而越顶越快,一边顶一边还叫:「老淫妇!我顶死你!」奶奶被顶得阴道壁充血红肿,疼得受不了。她痛苦地哭叫起来:「紮兰丁,奶奶求你,别顶了……疼……疼得受不了……」如果说刚才被孙子顶是享受,现在已经变成了难忍的痛苦。

  紮兰丁两手抓住奶奶垂及阴部的两只长奶子,握在手里揉弄着说:「好长好软的两只长奶子啊,难怪要叫你奶奶!一只奶,又一只奶,奶奶!我爱奶奶!让孙儿顶死你罢!」说着顶得更加坚决!

  他那根钉子般的阳具,紮入奶奶被他奸肿的阴道,连续刺戳奶奶的子宫口,奸得那老淫妇痛苦哭叫,老年妇人的阴道比年轻妇人更加脆弱,受不了年轻力壮男人的粗暴蹂躏,太后疼得实在吃不消,忍不住用美丽小脚去踢紮兰丁。

  奶奶那白得撩人性慾的小脚在紮兰丁眼前直晃,你说他会怎麽做?对这送上门来的宝物,作为男人当然不会有其他选择,紮兰丁正中下怀,他一口叼住一只奶奶的软白小脚,狠狠咬住。奶奶疼得再也无力挣紮,只有抬着一条白腿,嚎叫着任凭孙子蹂躏。

  俗话说,乳头子是女人命根子,饶是奶奶这老年贵妇也不例外,她两只长奶子被孙子抓在手里,紮兰丁用力捏奶奶的大乳头,奶奶疼得眼泪都流出来了,连声嚎叫:「疼……疼啊……快放了奶奶的奶……紮兰丁……你太顽皮了……把奶奶疼成这样……」

  紮兰丁这才放了奶奶的长奶子,他又迫使奶奶侧卧在躺椅上,他骑在奶奶下面那条玉腿上,嘴里咬着奶奶抬起的那只美丽小脚,抱着奶奶那条被掀起的玉腿,使劲把他那如同铁钉般的阳具往奶奶的阴道里乱顶。奶奶两只长奶子摊在身前,被顶得一身白肉随着他的顶入动作有节奏地颤动着。

  奶奶的性感自然不同於年轻妇人,而是别有味道。她老了,但在某些方面比年轻妇人更令人感到刺激。摧残她肿胀的阴部,远比玩弄年轻妇人刺激得多,与奸幼女有异曲同工之妙。

  现在,奶奶在紮兰丁眼里,就是一头大奶羊,躺倒在那被他这头公羊乱顶。

  紮兰丁看到奶奶腋下有大团花白腋毛,他又低头看奶奶的胯下,又看到了奶奶胯下一大片花白阴毛。紮兰丁拔出阳具,去顶奶奶的花白阴毛。奶奶那柔软的大片花白阴毛,阳具顶在上面,舒服极了。

  紮兰丁将阳具在奶奶的大丛花白阴毛上使劲地顶,心里感到极大的快感。他的阳具就像是受到奶奶阴毛的温柔爱抚一样,舒服极了。紮兰丁的阳具被奶奶的阴毛刺激得坚硬到无以复加的程度,再度顶入奶奶老屄。他一边顶一边说道:「奶奶,你的毛真多!真是个老淫妇!」他不由得伸手去揪奶奶的花白阴毛,边揪边说:「奶奶,你的毛都花白了,还这麽爱被孙儿顶,你这个老淫妇!孙儿爱你!」奶奶被他弄得连声喊叫。

  蹂躏着别有一种性感的奶奶,紮兰丁只觉得奶奶的性感小脚实在美味,嚎叫声实在刺激,掀起的玉腿实在撩人。俗话说,英雄难过美人关,他的铁钉阳具卡在老美人阴道关口,再也挺不住了,一阵发痒,紧接着便狂飙突进,全部射入奶奶的子宫里。

  紮兰丁刚射了,穆罕默德就带着他的三儿子赶到了。穆罕默德一见老娘被操得娇吟婉转,不由得一下阳具就硬了。他也不管几个姐姐都被他儿子操趴下了,命令她们速速起身,将老娘屄舔乾净。

  然後,枝玉甘太后被她的儿孙们放在一条长凳上,侧卧着,穆罕默德狠插老娘屄,三公子从後插奶奶的屁眼,紮兰丁则站在奶奶面前,将他的阳具顶入奶奶小嘴,让她把阳具上的精液吮吸乾净。

  枝玉甘太后痛苦地呜咽着,忍受着儿孙们的蹂躏。女人哪,就是再尊贵的女人,也总有被男人摧残蹂躏的时候,这是女性生理特点决定的自然规律。而其中一些女人,还得受儿孙晚辈的摧残。

  穆罕默德离开上京玉龙杰赤,去南京巴格达和老娘相会,留下二儿子塞利木留守上京。留在上京的还有太後母白玉妲。母白玉妲今年65岁,是枝玉甘太后的妹妹,穆罕默德的姨母。她原是先主的皇后,後来被穆罕默德继承,称为母白玉妲太后。她有时住在巴格达,有时住在玉龙杰赤。

  穆罕默德一走,塞利木就来到母白玉妲太后的宫中,又一场母子之间的疯狂交配开始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