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丈夫和医生
丈夫和医生

丈夫和医生


  被小智强暴过后的文美璇,差不多已一星期没有离开过自己的住宅。在数日
把自己关在房间中冥想着,原本人生非常美满的文美璇,拥有一份高尚而且收人
丰厚的职业,而且还有一个爱护自己非常的丈夫。但原以为上天总是对自己不薄
的文美璇,在最美好和最美满的人生高潮中,突然却堕进了徐小智这个恶魔的圈
套和破坏了文美璇的所有,夺去了她的一切。想到这里,文美璇亦不由得又再次
痛哭了起来……

  「究竟谁可以帮我?谁可以把我从这个深渊中救我出来?呜……志远……我
很想你!但志远……你会原谅我吗?我已经脏了!我对不起你!呜呜……」

  就在文美璇把自己关在房间中抱头痛哭之际,桌上的手机就同时响起。文美
璇先查看一下来电显示,就在自己最失意之时,自己的丈夫─叶志远终于都来电,
对文美璇来说当然是喜出望外,因文美璇甚少会主动打电话在国外工作的丈夫,
因为她明白到丈夫在国外的生意上日理万机,知情识趣的文美璇当然亦不想在忙
碌于国外生意的丈夫忧心家中的一切状况。因此她先平复一下现在的不稳定情绪,
清一下喉咙的沙哑声线,然后才接听丈夫的来电……

  (叶志远)「喂?老婆呀?有想我吗?」

  (文美璇)「嗯……当然想你啊……工作……顺利吗?」

  (叶志远)「工作还算是顺利……明天会去跟三尚企业的刘总谈下年度合作
的事宜……如果顺利的话……那下星期我应该可以回来见一下你跟明辉……这两
个月见不到你们实在过得很苦……特别是很想老婆你啦……这两个月在外地忍得
好辛苦啊!很想快点回来跟老婆你亲密一下……到时我把全都给你啊!……嘻嘻! 」

  本来有一个那么痛锡自己,和可以为了自己忍两个月不去沾花惹草的好丈夫
的文美璇,理应感到十分甜蜜和高兴。虽然已跟丈夫结婚多年,但明显地丈夫还
是那么深爱着她和只对自己美艳妻子的洞体感兴趣。但当听到丈夫那句「到时我
把全都给你啊!」便不为然地联想起当日小智强暴着自己时亦说过差不多相同的
说话……

  「啊……阿姨……我全都射给你啦……啊……啊……爽!」

  文美璇再一次地回忆起小智在她体内中出时所发出恶心的呻吟声和对白,霎
时间全身不由地打起了冷颤和忍不住开始低泣起来……

  (文美璇)「嗯……呜……好……好……」

  叶志远当然亦感到有点儿不妥,但又不是太过肯定……

  (叶志远)「老婆你没事吧?声音为何变得怪怪的?明辉他怎样?有乖吗? 」

  文美璇当然不能把事实的真相告诉丈夫,因为被自己儿子的同学强暴了,更
被中出内射!那么羞耻之事又怎可能跟任何人倾诉,更何况是自己的丈夫?

  (文美璇)「嗯……我没事……只……只是我这几天都感到不太舒服……可
能有些感冒吧?所以都没去上班……都是在家里休息……我没事的……你不用太
过操心……」

  (叶志远)「老婆你医务所的事亦不要太过操心了……我们家里又不缺钱…
…其实你大可以不用工作留在家中打理其他家中的琐碎事务不就更好吗?又或者
有没有想过移民?我听说加拿大那边的环境亦不错……我想明辉他都应该会喜欢
的。」

  一直以来要坚持自己医师的职业,是文美璇从懂事以来就替自己所定下的目
标。虽然从前丈夫亦提及过想她结束医务所的事宜,从而转做一个全职的家庭主
妇,但都被文美璇一一拒绝,因为文美璇实在太过热爱自己的工作。但今次丈夫
再次提及此事,而且亦开始有移民的计划,这次文美璇的想法当然开始有点儿动
摇。若果医生或家庭主妇要作出个选择,但做个简单的家庭主妇就从此不用再受
到小智的威胁,她宁愿会选择后者……

  (文美璇)「那……我再想想吧……医务所的事情确实有点累……可能我真
的需要休息一下……」

  (叶志远)「那好吧!等我回来后,我们再一起认真计划一下吧……加上我
业务上都开始上了轨道……我都想给你跟明辉可以有个更好的环境及生活。」

  听到自己的丈夫那么爱护着自己及家庭,文美璇亦感到十分之恩惠和感动,
看来文美璇这次是非常的认真要去放弃现有的所有,从新跟自己的丈夫和家庭在
另外一个地方开始新的生活。

  (文美璇)「好……我会等你回来……那时我们就开始计划一下吧……老公
……我爱你!」

  (叶志远)「我都爱你……我回来就再给你电话吧……拜拜!」

  跟自己的丈夫通过这次的对话后,文美璇霎时感到充满了正能量。因为在被
小智的威胁及强暴过后,文美璇一直都感到十分之无助和想不到任何的对策去结
束这场恶梦。但这次丈夫的的建议却突然使文美璇重燃希望,当然文美璇会竭尽
所能去把握她这次的最后机会。下了决心的文美璇好像突然变得脱胎换骨似的,
被强暴的事亦好像暂时被她抛诸脑后,因为她要开始采取主动,而首先当然就是
要解决医务所之事宜,先顺势把其结业,再开始计划移民或及后其他的事宜。现
在文美璇觉得基本上没有任何的事比离开这个地方更为重要。文美璇为了尽快要
把计划实行,行动上亦不敢怠慢。已经差不多一个星期没有回去医务所那边处理
事务,因此便打算立即回去把所有的事情先办妥,好让可以尽快再安排结业的最
后程序。她先到浴室里洗个澡,尽量使自己可以保持着最清醒的状态,好让做起
事来事半功倍,然后便在衣柜里挑选了一件深蓝色的长袖丝质恤衫,下身再衬上
一条白色紧身及膝的套裙,裙的旁边更有一条大约六吋长的开叉,隐约地尽显了
文美璇大腿雪白的肌肤,同时更不由自主地习惯性穿上了一双超薄的肉色丝袜裤
在那双要人命的修长美腿上,瞬间尽显了文美璇一直以来那份专业女性的美。然
后文美璇便打算离开住所,准备前往医务所。

  正当文美璇打开自己的房门后,便发现明辉已一早站在房门前,一只手拿着
一杯清水,而另一只手就拿着两粒药丸,以文美璇的专业知识,一看就知是普通
的感冒药来……

  「明辉?为什么站在妈妈的房门前呢?和为什么你手里有感冒药呢?你不舒
服吗?」

  明辉突然被母亲连番的质问,霎时间好像想不到一个比较好的借口似的,只
能结结巴巴地响应着……

  「我……我以为妈妈你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中不出来……可能病倒了……所
……所以想拿药给妈妈你吃……」

  文美璇得知自己的儿子原来是那么的关心着自己,心理亦感到非常的恩惠。
因此立即向明辉报以一个慈母的笑容,并轻轻触摸着明辉的脸庞一下……

  「明辉乖……妈妈现在没事了……前几天确实是有点感冒,但现在好回来了
……不用胆心妈妈……现在妈妈回去医务所工作了……你爸爸下星期可能会回来
见一下我们……明辉你要做好功课……别让爸爸他替你操心啊……」

  为了不想错过自己儿子的一番好意,因此文美璇就接过明辉手上的那杯水一
饮而尽,然后再在明辉的脸庞上轻轻亲了一下以示赞扬。正当文美璇走过去大厅
中鞋柜的位置准备挑选一双高跟鞋去上班时,明辉突然急起上来的说……

  「哎吔……我肚子突然有点不舒服啊!但妈妈你先别走……我学校有份通告
要你过目和签名确认的……你先在大厅等我一下……我拉完肚子就立即过来。! 」

  然后明辉就立即急步冲进去厕所把门关上……

  「唉……这孩子!还是那么的幼气!真拿你没法……」

  然后文美璇便先走过去沙发那边坐下来,等明辉把那份所谓的重要通告让她
过目。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明辉就坐在厕所的马桶上呆等了半个小时……

  「都半个小时了……我想药力都应该开始发作了吧?先试探一下情况吧!」

  原来刚才文美璇接过明辉手上的那杯水中,一早已经被明辉下了数片的安眠
药,但可惜文美璇却万万都想不到,明辉竟然会重施故技把自己再次迷晕昏倒,
在安眠药的药性影响下,可怜的文美璇经已躺在大厅的沙发上不省人事。而接下
来的事,亦正是文美璇的另一个恶梦的开始。

  「妈妈……妈妈!厕所没卫生纸了!可以帮我递一下吗?」

  明辉打开着厕所门,尝试高声呼叫着文美璇试探一下,但大厅外却仍然没有
任何人的响应。因此明辉便立即从厕所里走出大厅,当他见到文美璇经已完全没
有知觉地躺在沙发上,他再轻轻地推了文美璇的手臂一下……

  「妈妈……妈妈?你怎样啊妈妈?你没事吗?」

  但喝过明辉下过药的安眠水的文美璇,当然仍然是没有任何的反应,全身更
无力地躺在沙发上熟睡着。因此明辉便立即抱起文美璇那完全失去了知觉的躯体
回到房间中的大床上先安置好,然后再把另外一部他先预备好的手机打开了相机
及监察模式去接通另外一部手机,明辉先把打开着摄录功能的手机放在文美璇房
间的书柜上对准着大床上文美璇私位置,当明辉从另外的手机屏幕上确认调校准
了镜头位置后,便再仔细观察着躺在床上没有知觉的文美璇……

  「妈妈竟然穿上整套平日上班时的服装……而且更穿上了那诱人的薄肉丝…
…今次真的是便宜了平叔你了!妈妈……请再忍耐一下和原谅我这个不肖子……
很快……所有事情就可以得到完满的解决了!对不起!」

  明辉闭上眼含着泪光,转身就跑出了文美璇的房间外并关上门。然后就情绪
十分之不稳定地走到大厅的沙发上,用手机发出一条令他万劫不复的短讯给王平
……

  (明辉)「平叔……我妈已经睡着了……你可以上来了……」

  明辉就这样呆坐在沙发上等着王平的回复,但等了大慨5分钟都没有任何的
响应,就在这个最令明辉感到痛苦的等待之时,家中大门的门铃就突然不断地响
起……

  「叮当……叮当……叮当……叮当……叮当……叮当……」

  突然被连番的门铃响号侵袭着,明辉当然霎时如梦初醒过来,因为他亦胆心
刺耳的门铃声会把文美璇吵醒,因此立即冲过去大门处把门打开。当明辉一把大
门打开后,一个矮小得只有4呎的身躯立即从门外冲入屋内直奔入文美璇房间的
方向处,而明辉亦被王平这个突然举动吓得招架不来。因此就连大门亦未有及时
锁上,随即就跟在王平的身后追上去……

  「喂……喂……平叔你等一下!」

  正当王平正准备冲入文美璇的房间内时,立即就从他口袋中拿出一支USB
记忆棒,直接就往从后追赶上来的明辉身上掉过去……

  「你要的东西就在这里……自己慢慢欣赏吧!」

  然后王平就再急不及待立即打开了文美璇的房门冲了进去再把门反锁了。而
这时的明辉当然理不上王平,因为他觉得记忆棒里的视频正是他现在觉得最为重
要的东西,因此明辉立即拾起跌在地上记忆棒,然后亦第一时间冲入自己的房间
中把记忆棒接在计算机上,他先要立即看看视频的真伪,以防王平再次戏弄他。
当记忆棒的档案都拷贝去计算机上时,明辉亦立即把档案里的影片播放出来。画
面先出现了上次小智在医务所中跟文美璇站立着从后进行着腿交的情节,亲眼目
睹自己的美母跟自己的同学做着那么情色的行为,明辉亦不禁吞了一下口水。然
后明辉再把影片拉到去中段位置,便见到小智已把文美璇从后压在床上去,然后
用尾入的方式把文美璇干得死去活来……

  「啊……碰到子宫了……快……快拔出来……小智别……这样很危险的……
啊……视频阿姨不要了……小智……不……啊……不要!」

  看着仇人不断兴奋地用力干着自己的母亲,在感到怒火中烧的同时却同时间
感到有一分莫名奇妙的兴奋,裤裆中的小弟弟竟然无耻地开始硬了起来。这种矛
盾的心态使明辉感到非常自责,因而断然关上了屏幕上的视频不想再继续观看…


  「嗄……嗄……可恶!看到小智抽插着妈妈时,他脸上那感到享受及兴奋的
扭曲面容……我就忍不住心中的怒火……真是恨不得马上把小智这个畜生煎皮拆
骨!但我现在终于都得到了他强暴妈妈的证据……小智我看你还可以得逞多久?! 」

  看过了小智强暴文美璇的视频后,虽然还未能完全平复着内心的愤怒和情绪,
但明辉因为太过在意视频之事,差点就忘记了在隔离房间中的文美璇正在跟王平
独处一室……

  「啊!竟然忘记了平叔还在跟妈妈在房间里呢!这个趁火打劫的死侏儒还是
信不过的!」

  因此明辉立即打开了手机上的应用程序,监察一下文美璇在房间中的情况。
当文美璇房间中在书柜上的手机所传回来的影像出现在明辉手中的手机屏幕上时,
明辉再一次被屏幕上的影像刺激得全身被电流击中般抖了一下。明辉见到文美璇
的上身恤衫前排的所有钮扣已被完全解开,而内里的乳罩亦同时已不翼而飞,因
此一对雪白而充满弹性的34D乳房就实实在在裸露在镜头面前。下身原本的白
色紧身裙亦被推高上到腰间位置,因此文美璇的下身就只有一双薄薄的透明肉色
丝袜裤仍紧紧地包贴着修长的44吋长腿,以及在透明肉丝下所显露出的白色蕾
丝丁字裤。而在文美璇的双脚旁边,就见到一个身形细小而又恶心的胖小侏儒亦
一早把自己全身的衣服扒个清光,侏儒更显得甚为激动地用左手托起了文美璇的
右脚脚踝,并把前排被肉丝所包裹着的五颗绝美脚趾,同时伸入自己贪婪而又丑
陋的口中细心的品偿着,好像从来都未试过品偿过世间如此美味之美食似的。而
右手就握住那显得甚为昂奋的紫黑巨龙,用鸡蛋般大细的恐怖龟头,零距离地紧
贴在文美璇的肉丝小腿脚肚上摩擦着……

  「啊……啊啊……贵价的丝袜触感就是不一样!丝滑的表面轻刮着龟头……
嗯唔……真爽!」

  王平不继用兴奋异常的鸡巴在文美璇的肉丝小腿上来回摩擦着,在贵价高质
的丝袜质感上蹭磨当然是故中的原因使王平感到舒爽万分,但最主要的原因都还
是因为王平终于都实现了他一直的愿望,用鸡巴贴在一直向往迷恋着的女神美腿
上摩擦,光是想一想都差点儿使王平激动得暴射起来了。而在不断的蹭磨摩擦当
中,王平的鸡巴更刺激得一直不受控地兴奋得跳动起来……

  「啊唔……就算脚趾被丝袜焗闷着但仍然一点气味都没有!还带着点令人感
到昂奋的优香……真的是极品啊!『唔……雪雪……』來……来吧……文医生…
…啊……用你的美腿让我爽吧……啊!」

  王平先放下文美璇一直被吸吮着的右边腿并左右两边对齐合拢,然后立即跨
过文美璇平放在床上的双脚,并把兴奋硬挺着的大鸡巴塞入文美璇那修长结实的
肉丝小腿之间夹紧着,然后王平更整个人向前卧俯在文美璇的44吋肉丝长腿之
上,像一条恶心的毛虫般,不断在文美璇的下身上下前后摆动着,同时双手更紧
紧地抓在文美璇两侧的大腿旁边上下其手粗暴地爱抚着,王平那粗糙而又长满硬
蚕的双手,在跟文美璇那丝嫩细滑的丝袜摩擦下,更不继发出连连的「沙……沙」
声,粗糙的手掌心更有数次弄到文美璇大腿上的丝袜表面刮得走丝破损起来。王
平在文美璇的丝袜美腿上不断前后抽动着的同时,一副丑陋而且满面肮脏油光的
猪脸更埋入文美璇那娇嫩的肉丝大腿间,用力地不断在散发着天然迷人香味的肉
丝大腿内侧上疯狂地吸吮咬食着……

  「啊……啊……文医生的丝袜美腿啊……每次在电梯中偷窥着你的美腿都使
我兴奋得彻夜难眠!现在竟然就摆在我眼前任我鱼肉……真的多亏你笨儿子的帮
忙啰!嘶……好紧……啊……好像流出来了……呵呵!」

  王平的大鸡巴夹在文美璇的肉丝小腿抽插下,丝滑而富有弹性的小腿嫩肉在
对着王平那昂奋非常的龟头连番逼夹之下,王平的马眼洞口更开始本能地吐出一
坨透明而又黏黏的前列腺在文美璇的小腿上,使整个鸡巴夹在小腿之间的抽插动
作带来额外的滋湿润滑,当然更使整个抽插动作更为顺畅。而王平当感到身下的
鸡巴在连贯的抽动中突然变得湿滑起来,心情因而感到更为兴奋,当王平贴在文
美璇的腿上抽插了余百多下后,开始感到有点儿把持不住和想射精的冲动,因此
不想就这样结束的王平终于才舍得停下来,然后再慢慢地从文美璇的下半身上爬
起来。当王平把鸡巴从文美璇的丝腿间抽出来时,棒身及龟头被大量黏湿的前列
腺液沾在表面上,而黏液更形成了七至八条透明晶莹的呕心水线,黏附在鸡巴跟
文美璇的肉丝小腿内侧之间,使文美璇的肉丝小腿上弄湿了一大片……

  「呵呵……不好意思啊文医生……把你的丝袜都弄成这样了!但你又怪不得
我吔……都是你的美腿实在是太性感了!我的鸡巴看到你就口水长流了……哈哈! 」

  还在处于昂奋状态的王平当然不会错过这次跟文美璇独处的机会,因此他不
客气地把鸡巴上的前列腺液先完全地沫在文美璇的丝袜表面上,然后再次把文美
璇的双腿合拢伸直起来。这次王平再次利用他那丑陋的嘴巴埋在文美璇的大腿内
侧里,动作更像狗一般不知在探索着什么似的。半分钟过后,就见王平用牙齿咬
起了文美璇大腿内侧上的一层薄薄肉丝,然后王平更兴奋得立即用手指在被拉起
了的一角丝袜上强行地扯开了一个小洞。正在大厅外一直在监察着王平在房里头
的情况的明辉,见王平如此的举动当然霎时间亦急了起来,因为他害怕王平会忍
不住直接就强行插入到文美璇的身体里,因此明辉立即从视像中喝止着王平……

  「喂……喂平叔!你在干吗?记得我们之间的约定吧?你这样会否太过份了? 」

  王平听到明辉从后边书柜上手机所传来的声音,忽然亦被吓了一惊。王平先
转过身看一看书柜上的手机,发现明辉原来一直都在监视着自己的一举一动时,
便冷冷地向手机上的镜头不屑一笑……

  「嘿……真是个变态的儿子!竟然真的一直在监视着自己母亲被侵犯的情况
……但你放心……答应过你的事我还记得……你少啰唆就行了!操!真扫兴!」

  虽然王平终于都发现明辉原来一直都在外监视着自己,原本都感到有一丝的
扫兴,但当看到自己朝思暮想的女神就躺在自己的身下任由鱼肉,王平又怎能错
过这次难得的机会?因此王平不再理会书柜上的手机监控,继续享受所接下来跟
文美璇这位美少妇的独处时间……

  「嘿嘿……文医生你知道吗?你这双美腿简直就令所有男人都迷之而疯狂!
自从我第一次遇到你……就一直地幻想意淫着你的丝袜美腿多少次?……都是因
为你……你都不知害我花了多少钱去找妓女来替我泄欲……今天我就要你一次过
还清欠我的……噢……嘶……好紧!」

  当王平在文美璇的丝袜大腿内侧上扯开了一个小洞之后,便顺势把兴奋坚挺
的鸡巴从丝袜的缺口上慢慢地推进去。敏感的炽热龟头一边感受着柔软的大腿内
侧嫩肉,另一边就被丝滑的薄薄肉丝所包勒着,在双从刺激之下,王平舒服得仰
起了肥大的头颅,向天花上长呼了一口气来呻吟着。当王平把整根肉棒都推进去
文美璇的肉丝洞口里去后,更把文美璇的另一边大腿都一同合拢起来,使鸡巴紧
紧地被夹在其中,王平再次向前俯卧在文美璇的下半身上,极短的肥胖粗腿更轻
轻地夹在文美璇那修长的娇嫩肉丝大腿两侧旁,在感受着柔滑的丝袜表面与其大
腿内侧之间摩擦时所产生的快感的同时,更可以在文美璇的大腿上加以适当的压
力来挤逼着被夹在肉丝大腿之间的兴奋鸡巴。俯下身后的王平,他那肥大丑陋的
阔脸就刚好停留在文美璇那裸露雪白的美乳前,王平先顺势双手抓紧着文美璇胸
前的一对34D肉球,其间更不停地用力挤弄着柔软的美乳成不同的形状把玩着
……

  「嘿嘿……真的是又大!又柔软!手感非常好啊!乳头还呈嫩粉红的!真不
像生过孩子的母亲!文医生……那我就不客气了……『唔……雪雪……唔……』
呵呵……」

  双手把玩着文美璇美乳的王平,当见到文美璇那嫩粉红色的娇小乳头当然再
忍不住要张开自己那传来阵阵恶臭的嘴巴来品尝一番。而贪婪的嘴巴更不断出力
地吸吮着那娇小的乳头,无尽污秽的口水更开始从乳晕跟王平的嘴巴接合处之间
流出来,有些更流到在文美璇的乳沟之间,使文美璇的胸脯上变得亮油油的……

  「唔……『啧啧……雪……』真的美味!啊……小弟弟也要开始……噢……
唔……嘶……啊!文医生……你……你的腿……嗄……噢……好紧!」

  在品尝着文美璇那香滑美乳的同时,王平亦自发性地开始上下摆动着腰间,
使被夹在肉丝大腿之间的肉棒开始在紧窄的大腿肉缝之间摩擦起来。而文美璇那
富有弹性兼且嫩滑非常的大腿内侧,在全方位包裹着王平的鸡巴挤弄摩擦之下,
使王平舒畅得全身不禁颤抖起来。而一直监视着手机屏幕上的明辉,眼看着王平
这个侏儒以男上女下的造爱方式,俯压在自己的长身美母身上发泄着兽欲,其刺
激的程度更使明辉感到胸口传来一阵的炽热感,和不禁吞了几下口水……

  「平叔……真的……太过份了……鸡巴更在妈妈的丝袜大腿之间里磨……应
该很爽是吧?」

  看着王平跟自己亲生母亲的情欲片段,不禁使明辉的心跳加速,而且更刺激
得就连裤裆下的小弟弟都不由自得地硬了起来。突然的矛盾交集,看着自己那端
庄惊艳的母亲被一个那么猥亵的矮小侏儒凌辱着,明辉的内心当然感到愤怒和难
受,但不争气的小弟弟却在此时此刻无耻地兴奋得硬了起来,更使明辉感到有愧
于母亲,因此痛恨着自己的明辉唯有用力地抓紧着裤裆中所凸起了的小账篷,希
望可使坚硬得很的小弟弟尽快消肿下来。但无奈地他那无耻的小弟弟当被外间所
强挤下的冲击影响下,却变得更为坚硬兴奋起来……

  「可恶!鸡巴肿胀得很难受啊!我不能再继续看着平叔他这样凌辱着妈妈了!
但……我又怕平叔他……啊!平叔你好了没吔?」

  而可怜的文美璇,却仍然在安眠药的影响下,躺在自己的大床上睡得不省人
事。而她更不知道自己的身上,现在被那位平日在她诊所大厦中工作的侏儒清洁
工压在身上,更借助着她那销魂姣好的美丽身段来发泄着变态的爱慕之情。平日
她那对远观而又不能侵犯的坚挺美乳,以及那双就连她自己都引以为傲的笔直长
腿,现在竟成为了压在自己身上那猥琐侏儒之玩物。贵价的柔滑丝袜更被这个侏
儒撕开了一个破洞,用肮脏下流的鸡巴就这样无情地被撑开插入,而在文美璇的
大腿嫩肉和丝袜破口双重逼夹之下,亦使王平开始感到有点儿把持不住,来势汹
涌的射意更一触即发……

  「嗄……嗄……嗄……噢!文医生的腿……比起干那些妓女的臭逼……更爽!
啊……操!快……忍不住了……但我不可以就这样结束的……嗄……唯有这样吧
……那傻逼……应该发现不了的!」

  处于极度昂奋状态之下的王平,在文美璇的丝袜大腿间蹭磨下,开始到达了
巅峰的状态,王平亦感到肚皮下一阵缓缓流动的热流正蠢蠢欲动地准备蓄势待发,
但王平腰间上的摆动,以至鸡巴在丝腿间的抽插动作却未见得有任何变得较为激
烈的状况出现……

  「嗄……嗄……要保持镇定……保持……速度……要保持……噢……快要…
…不能被发现……啊……文医生……我……我来了……啊……啊……爽!唔……」

  背对着镜头的王平,腰间持续地保持着比较上缓慢的均速在文美璇的下半身
上继续做着起伏的动作。但貌似离高潮还甚远的王平,在镜头所照不到其面容的
方向处,那面目狰狞的肥脸却早已变得扭曲起来,双目更半合地反白,口中更偷
偷地吐着缓缓的粗气来。而身下被夹在文美璇丝腿之间的大肉棒,其实正尝试着
避开镜头下的监视,更偷偷地在被扯开了丝洞里面喷发着那无穷无尽新鲜滚热的
精液来。而王平为了不让一直在监视着自己的明辉察觉到其实他正在泄身,因此
就算正在文美璇的丝腿间享受着射精时的快感,但王平亦不敢发出任何的声响来。
只是默默地轻闭着双眼,嘴巴仍然在吸吮着文美璇那粉嫩的乳头,而心理其实却
一直兴奋地大声叫嚷着……

  「啊……神圣不可侵犯的文医生……令人欲罢不能的丝袜长腿……现在还不
是乖乖地让我紧贴在你的丝袜跟大腿之间……尽情地把精液射到在你的肌肤之上
……噢……真舒服……是前所未有的舒服……和满足呢!」

  浓烈的奶黄精液不断在文美璇的薄薄肉丝与大腿皮肤之间爆发开去,其惊人
的份量更开始蔓延到文美璇整遍大腿内侧上,有些精液更沿着丝袜跟大腿之间的
缝隙,慢慢地流到在大腿根部的后方处,再直接沾湿到在床单上,就连被肉丝所
包裹着的阴户间,亦开始被过量的浓精沾湿了一大遍。王平的连环激射足足有十
多发之多,一分钟之久。但王平就算完成了整个射精动作后,腰间却仍然保持着
相同的抽插动作。而一直监视着房里情况的明辉,当然没有察觉到任何的异样,
更以为王平真的是这么忍耐得住和仍然在享受跟文美璇腿交所带来的快感……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