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出卖情人
出卖情人

出卖情人

这几周里我和玉芳进展的比较顺利,几乎天天通电话聊天,她也告诉我她去医院放了环。我给她找了个新地方玩麻将同时介绍些朋友让她认识,让她走近了我的圈子。同时我离婚时前妻留下的一半财产包括项链首饰什么的我能送她的都送了,另外还给她买了新的名牌首饰和衣服以及各种女人喜欢的东西,这些东西加起来也30多万了,以弥补当初骗她卡里有200万的事情,当然她也是对我非常满意的,这段时间我和她又发生了2次关系,不过每次都带着避孕套,今天又是周末,我就主动约了她,于是我想晚上我约了玉芳在一个商场碰头。下班我正准备赴约,赵总走了近来,说“陈秘书今天我不太舒服,晚上有个应酬,你替我去吧”,我非常不乐意的说,“晚上我也有事啊”,赵总似乎看出了什么,说“你晚上是不是泡妞啊”虽然我是他秘书,但我知道他这人外表端庄内在确是一个非常好色的人,不光自己女人成群,还喜欢在公司里搞事情,前集团总裁就是因为这个规定集团内秘书全部由男性担当。不过他毕竟是集团老总,我和他一起还玩过不少女人,大家都心知肚明,所以我说“是真有事,能让其它人去么?”赵总似乎有些不高兴,接着说道“那算了!,随后拍门走去”这个赵总脾气有时有些暴躁,对下属要求也是必须唯命是从,公司里没人敢违背他的旨意,而我因为有些政府背景,他对我还是有些顾虑的,但是随着企业的发展,他们家族现在家业很大,各级官员权贵都接触的比较深,已经不是当初那个把我看集团重要人物的时代了,想起玉芳说过想在这城市里弄套房子,我必须还在这个位置上的时候尽快弄些钱,这时我心里已经有了计划。
  晚上,玉芳第一次为我口交,和其他女人不同,她非常小心和谨慎的用嘴和舌头包裹着我的肉棒,让我感受到了她的温柔和细心。她说她没什么经验,看着这个温柔靓丽的女人蹲在我胯下含着我老二的样子,我内心里又一次得满足,我甚至愿意给她我的一切,晚上我们又一次大汗淋漓疯狂的性爱后,我更坚定的准备为她房子的事想办法了。
  那天下午,赵总喊我去他的办公室,看我一进门,看见他突然想说的话忽然又压住,我看的出他的脸色比较难看,他转过身用他的茶叶水浇花并背对着我说“听说你最近和个良家妇女搞上了?还投入不少精力在里面?”
  我“是的,我的小情人而已,但没有投什么精力,我一直工作比较忙”
  赵总“忙着做亏心事吧!”说完他一把把杯子摔在了地上,问我“你是不是不想干了!,我这可是家族企业,现在就可以让你滚蛋!”
  我当时愣住了,我还没见过他如此愤怒
  我:“到底怎么了?”
  后来我知道公司里一直在传我有个漂亮情人,还是个少妇,前两天下属单位的人把我告发了,说我介绍个人关系的单位在和公司谈业务。
  赵总“你把那个小情人带来给我玩玩,或者喊我一起玩玩”
  我“这可不行,她不是一般的女人”
  赵总笑了笑说“我和你又不是没一起玩过,难道你还害羞?,如果你不愿意,明天就不用来了,去和你小情人天天在一起吧。
  赵总的霸道和好色是出了名的,但我没想到他会这样对我,以前我们一起应酬玩的都是风尘女子,玉芳可不能让他给糟蹋了。
  我愤怒的说道“以前你们几千万的业务基础还不是我通过关系带给你们的,你居然现在这样对我?”
  赵总:“正是这样,我才给你这个机会,我们需要对企业忠心的人,不需要帮外人敛财的,我见过那女的,确实很漂亮,身上穿的带的都是你送的吧。”
我正纳闷他怎么见过玉芳的时候,忽然赵总笑着说“算了,我看你还是涉世未深,在这方面你还真像个年轻人,我看你还是舍不得,你明天自己提交辞职报告吧。”
  这时我左思右想,毕竟我是损害了他们的利益去满足我的私欲了,他要处罚我也是常理。我说道,:“容我考虑考虑”赵总说”那行吧,明早给我答复”
  我回到家中,一夜没有入睡,我把整个事情和前前后后都想了个遍,赵总说的也没错,玉芳毕竟不想离婚,而我跟她也就是互相各取所需罢了,算着和她相识近一年时间了,前后我也连送带给了她近50万了,剩下我这绞尽脑汁赚来200万我还要给一个不是妻子的女人买房子?也许我真疯了。但是我一想到赵总要对玉芳干的那些事,我又痛恨起来。最后无奈的我还是答应了赵总的要求。
  赵总约我和玉芳在郊外的一个公寓见面,这里是他以前养情妇的地方,这个情妇我和他以前一起玩过,估计赵总想让我玩他情妇,他玩玉芳,做一个公平交换吧。
  我约了玉芳去见赵总,但我告诉她即将发生的事情,自己在车上还带了好几瓶酒,实在忍受不了就把自己醉。
  路上玉芳好似看出我有什么心事,问“你今天怎么了,好像有事情?”我说:“没事,可能见领导有点不适应”她说“不想见就不去了呗”我说:“那可不行,这个是集团总裁,我几个领导里最大的一个,他请吃饭我怎么能不去”,敏感的玉芳问“那你带我去是什么意思”我说“他说认识你,特地让我带上你”玉芳疑惑的说“我可不认识这么大个人物”这时我把手机里赵总开会的照片翻了除了,问玉芳“你看看这个人你见过么?”玉芳看了照片才悟道“哦,是个牌友,打过几次牌,原来他是你们老板啊”。我问她“你和他说我们的事了吗?:玉芳说:“他问过我有没有男朋友,我说男朋友是你,XX集团的秘书”我这时似乎明白了,赵总是早想对我和玉芳下手了,被他抓到我把柄的事也是他刻意追查才掌握的,因为像我这样的级别被开除必须要开集团董事会才能决定,他有了我的把柄确实可以肆无忌惮的要挟我。
  到了公寓,赵总和她情妇早把饭菜烧好,在等我们了。我带着酒和玉芳进了屋,开始大家很友好的打招呼并问些家常事,但慢慢的我注意到赵总开始目不转睛的盯着玉芳了,玉芳今天穿的比较得体,端庄,但薄薄的紧身毛衣把上身包裹着非常贴合,于是那诱人的双峰显得特别明显,下身穿的那条紧身牛仔裤也把她的翘臀和圆长的腿部线条完美的展现了出来。这时,赵总故意岔开话题,说“陈秘书,我们这个小翠(赵总情妇)上次和我说你弄得她来了好几次是不是真的?”这时玉芳诧异的看着赵总和我,顿时气氛变的很尴尬。,小翠见势不对马上拿起手拍了下赵总,“你这个死鬼,长期不来,这次来又要干什么坏事?”我说:“赵总可能喝的有点多了吧”,然后赵总破口大骂“你这个孙子,玩过我女人还不承认!,先罚2杯”说完他把我的酒杯到满了,并且厉声说道“喝”,在这种情况下也许醉才是我最好的选择,我举起酒杯,把这满满的一杯白酒干了。随后就这样,一杯来一杯去,虽然我酒量可以,但和赵总是他一杯我二杯,很快我不胜酒力,马上要瘫倒在桌子上了,小翠看见我不行了立刻扶我到沙发上休息,而我刚睡下,赵总则把小翠支开了,好像让她出去办什么事,我强忍着困意假装在沙发上休息,不敢睁开眼睛面对现实和即将发生的事情,玉芳可能认为我领导的面子必须要给吧,平时不沾酒的她也喝了不少,看到这些内心不免有些愧疚和后悔。不一会,玉芳不胜酒力摇摇晃晃的走过来拽拽我,可能想拉我起来回去。这时侯赵总起身从后面一把抱住玉芳,玉芳大喊“干什么”我微微睁开眼,只见赵总已拉着玉芳开始向卧室里拖,在卧室门口玉芳拼了名的哭喊,并转过身想逃开,但她哪是人高马大的赵总对手,很快连整个人都被赵总抱了起来,在她即将被拉进卧室门的最后一刻,我看见她用绝望的回头看着躺在沙发上的我,我羞愧的又闭上了眼睛,生怕她看见我还醒着。
  “砰”的一声,卧室门被狠狠的关上了,沉默了几秒中后接着赵总在卧室好似和玉芳低声说了什么。后来才知道赵总和玉芳把今天我带她来的目的以及他对我在公司的所作所为都告诉了玉芳,还要玉芳做她的二奶,不答应就把玉芳的事告诉她老公,同时也把我开除了。
  随后卧室里几分钟里一片寂静忽然传来了做爱的“啪啪”声,这个声音我再熟悉不过了,但里面听不见玉芳的叫床,突然赵总喊道,“你还真不赖,下面很紧”紧接着传来了玉芳长长一声痛苦的呻吟,
  紧接着啪啪声更加响亮和清澈,节奏也变得快了起来,隐约中我能听见玉芳压着嗓子在低声呻吟。赵总的鸡巴我是知道的,虽然没有我的长但是又黑又粗,被他玩过的女人不计其数,虽然他已年过40但他经常向我们这几个随他一同玩乐的人炫耀他的性能力,说真的轮实力他不比我差比我更持久些。在长达20多分钟的漫长等待中,卧室里的动静逐渐停了下来,突然卧室门打开了,赵总淫笑着,说道“别装睡了,进来看下”,我愣了下神,缓身起身拉,走进卧室一看,玉芳正趴在床上,床单上有一摊湿湿的地方她的菊花也被赵总干了,菊花里流出了白白的液体,精液上还有一丝血迹,看来菊花都被赵总的鸡巴撑破了,床边地上是玉芳的衣服,从裤子到衣服到内衣内裤按顺序一层一层叠在上面,看样子是玉芳主动脱的衣服。这时赵总对我说,“和以前一样,你给我上她”我以前和赵总在这里也是和小翠这么玩过几次,以前的赵总和我关系那也是真不一般,除了工作上的相互支撑生活中他和我在这方面也有很多共同爱好,赵总有个爱好就是喜欢看别人做爱,还喜欢做比较。但玉芳毕竟是我喜欢的女人,在感情方面我实在无法容忍赵总的对她的行为,但事已至此,想挽回那是很难的事了,这时候也不能扫赵总的性质,于是我走到床边,打开裤子拉链掏出了肉棒,对准玉芳已被赵总干过的阴户,插了进去,玉芳这时没有反抗也没有叫床,就这样默默承受着,为了快点了事,我加快了频率,我感到玉芳的那里又湿又肿,毕竟被赵总猛插了20多分钟,慢慢的我便没了兴致,过了一会我就假装说射了,赵总哈哈大笑,“说你你小子不行了吧“。
  就这样,玉芳做了我和赵总共同的情妇,而我又和赵总恢复了关系,但在工作上他盯的我更紧了,毕竟我不是他们家族的人,整个集团高管也是对我的工作生存异议,我在集团内的权威和地位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年薪也由原来的40万一年变为30万一年。这对我来说是沉重的打击。随后的日子里,玉芳逐渐的和我开始疏远,因此,玉芳这个曾经我深爱过的女人就如同其她在我生命中遇到过的女人一样,逐渐的淡出了我的生活,几个月后我和赵总在工作中也闹开了,在赵总的怂恿下,玉芳也逐渐疏远我了。由于我已被赵总慢慢的架空,我渐渐的有从新另某出路,自立山头的想法和打算了。
  【完】